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Xxxx两朋友晚上闲聊

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夜晚。我摇晃着汽水,但却等它稳定了才去扭开。今夜的我不知道为何有点伤感。
我朋友阿正正坐在我傍边,开着菠萝啤的易拉罐,我俩今天不是想喝酒,而且对酒并不是很感冒。
我们一起聊天,聊聊从前,聊聊最近的事。
他离我真的很近,近到他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再靠近点可能就亲上了。然后可能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或者就没有然后了,只看来是亲了一下。
他谈起了我哥,那个表面看起来很好的一个渣子。
我和他相处了那么多年,他做的一些在外人感觉很渣的事我都知道,毕竟我俩还是好兄弟,还曾睡一张床上。
“我哥,呵,其实他就一混账。他做的每一个缺德事都能让人对他的印象改变。”我略带嘲讽地对我朋友说,然后喝下一大口汽水。
“那他做了什么事?感觉你似乎对你哥有时候没什么好感啊。”
“那当然,他因为知道我心思有点细腻,其实也就是有点多想。然后他构思完就捏造一个日记本给我看。这是他前几天对我坦白的。”我说完,心里却感觉一阵悲哀,不知道是为单纯的我感觉悲哀,还是因为我哥居然是这样的人悲哀。
“这么厉害?你哥也是牛。”阿正说完,发现手上的已经喝没了,于是起身又去拿了一瓶。
我看着他去拿,然后看着他背影想到他身材。阿正身材还算可以,适中,不瘦弱也不肥胖。其实是我喜欢的那种身材。
阿正回来了,继续做在我身边,然后我靠他近一点。我喜欢两个人紧紧靠着的感觉。
“那我继续说了?”我问他,他点了点头。于是我继续说下去:“我因为某些原因从小学毕业后就在家里上课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可以轻松了,我可能每天都是和学校一样的课程时间怕,有一堆作业要做。”
“然后我17岁那年,那次我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大学生,挺温柔的,对我。不过很可惜……”我说道这里,喝了一口汽水,感觉有点饿了想要吃点什么:“阿正,你买吃的没有啊?”
“买了,在另一个袋里,我知道你这人会饿,所以给你买了一些。对了那么那个大学生最后如何了。”
我撕开薯片袋子,拿了一片,慢慢吃。
“他,他被我哥给钩魂了。要不是我突然发现我都不清楚他们那种诡异的氛围是怎么回事。这也是我感觉震撼的一次。”
“当时我还觉得好好的一个直怎么就突然去勾引别人无辜男士呢?现在回想都觉得自己不值得。”
我说道最后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汽水,把它喝完了。
阿正靠着我,手伸进薯片袋里拿走了好几片。我看着他拿走而我却在开新矿泉水的瓶盖。
“这样看来你哥其实也没表面给人印象好啊。但你前些天不是说你哥哭着想让你和他一起生活吗?”
“嗯,的确有这事。不过,咱再对你说个事吧。我哥人长的还行,性格你也和他接触过,知道个大概吧。所以他还是有女生看上她的。”
“有两个女的先后告白,然后这两个人在他心里有种不同的好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件事触发了他的新开关。脚踏两只船也是可以做出来的。”我摇了摇头,回想当时我哥给我说的时候压根不觉得自己那么做有可能会伤了别人的心。

“那么厉害。不过你是不喜欢那种人的吧。”阿正发出感想。他看着刘无言说完后就在那里转瓶子,垂着头一脸丧气。像是沉浸在以前的回忆之中。
阿正叹了一口气,把刘无言拉过来。这时候他担当着让刘无言不再烦恼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人。
“怎么了,突然颓起来了。”阿正放轻了声音问他。
刘无言一言不发,反而埋进阿正胸膛,蹭着。
“又撒娇了啊,唉,行吧。”阿正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了,安抚起来也很顺手了。
刘无言埋了一会胸,收紧着自己手臂,闷声继续说道:“我哥是个混账,但是我和他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无法去实现而已。而且他也蛮扭曲的。”
“你和他还是有不同之处的。你比他可好多了。”阿正安抚道。
“我养父死了,但是他之前和我哥上过床,然后我哥也被渐渐吸引了。”刘无言冒出令人震惊的话语。
阿正倒是并没有什么表态,继续问道:“然后呢?”他在等刘无言慢慢恢复到平时状态。
“然后我哥对于养父根本没有爱,当初都是一场意外,但我哥把他变成了好几次意外,甚至还像取代我爸心中喜欢的人。”刘无言继续发出爆言,他需要一个人来听他讲话,也需要那个人不会把他的话泄露出去。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有点不喜欢你哥。”阿正知道刘无言不喜欢的人的类型,而他哥刚好有些就在那里面,但是他也知道刘无言其实也很喜欢他大哥的。
“当然对于自己的弟弟也是如此。想想看我第一次被口是男的还是女的?”
听到刘无言提出这个问题,阿正立马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他还是说:“女的!”
听到阿正的回答刘无言貌似感觉到了一丝高兴,他带着笑意回答道:“不是,是我哥拉,他假酒疯真口拉。而且当时早些时候我该yy他啊,这就是现世报吧。”
“哈哈,没事的。”
“嘛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有人真好”
听到刘无言这句话,阿正就知道他恢复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开始喊饿了。
果然刘无言开始移动位置,做在傍边开始无言的吃着,阿正也在傍边浏览起手机里的信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