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啵啵啵

程晏总是说自己是钢铁直男,纸片人性癖,只喜欢美少女萌妹子老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对现实中的人的时候,却总是把注意力放到和他一样性别的人身上,并且脑补各种想法。

闲话

在发现自己喜欢的一个笔者关注了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关注了她大小号,因为两个圈子。
然后又得知她和我喜欢的另一个全圈子里的笔者是好友就……
真是不可思议啊

丧感

听到电话铃声的时候,冬青并没有即时反应过来,他昨天陪了程晏几乎一个晚上,精神和身体都那么的疲惫,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

最后是程晏撑着身体,把那不停在响的手机放在冬青耳傍边。他夜里玩的太欢了,身体哪里都觉得不适,喉咙还好但并不想说话。

为了释放,为了逃避,为了沉浸,他疯了几乎一个晚上,冬青也陪着他疯。

两人一起享受着快乐,忘记最近发生的事,人,眼里只影射目前看见的脸庞。

他们就跟好久没见面似的激烈地缠在一起,这是一场放荡的聚会,提出邀请的人是程晏,接受者是冬青。

烂人

提示可能有奇怪描写

这是不正常的。独眼心里想。
看看他在做什么或者他俩做什么。独眼躺在床上,享受着奇客给他带来的快感。
他懒洋洋的躺着,身体想动却觉得力气一点点的没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到那一处去了一样。
他能感觉到奇客的卖力,而奇客的努力是值得的,他快要被巨大的,让他沉迷的感觉压垮了,而压垮后总能让他轻松。

最后独眼看着奇客凑近的脸,他的视力不太好而且此时也没有戴上眼睛,他只能模糊得看着,奇客嘴上貌似沾了什么。
哦,这可真糟糕。

奇客色咪咪得看着他,眼里满是欲望。他伸出舌头慢慢的把嘴边刚刚漏出来的东西舔着。
这是一个诱惑,一个信号',独眼想,他看着奇客离他看的清楚的距离做着动作。
今天将是狂欢之夜,独眼将在这一夜沦陷给欲望。

网络逃避


           尽管整天没心没肺,可一旦空闲下来,莫名的感觉到恐慌。不知道对什么的恐慌。
  而为了逃避这些,我选择了沉迷网络里。
  我离开我那舒适的座位,活动了一下我僵硬的脖子,扭动的时候仿佛能听见“咔嚓”一响。
  把挡着眼睛的刘海抛到耳后面,活动着身子骨走向洗手间,准备去洗脸。
  感觉脸汗津津地,喘不过气,脸仿佛不是自己的。
  洗了脸后感觉好多了,比不洗脸要好多了。
         感觉内心的阴影都被洗去了一样
  
 

谎言

在住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人过来看望。
你啊,一直都是我的万里晴空,让总是在雨天的我感觉到温暖。老是说花言巧语的前男友这样对我说。
他笑的让我重新感觉到当年遇到他时那股心动。

但我住院也是他害的。

我看着你,你注视着我。
你永远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少关于你的下流想法。你不知道我多希望可以吮吸你的每一处肌肤。
但我一点都不爱你。
我只是单纯的想看你被玩弄,喜欢的你的肌肤。

女主声音好可爱啊


有时候感觉我是傻叼,不,我真的是傻叼。独眼如此想到。今天也疲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