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人设

诺亚德,很多人因为她的名字而觉得她是男孩。通常在先听到她名没看见她人的时候。
但就算如此 ,诺亚德也不算是普通的女孩。
她看着对面的金发男 ,那是雅安。雅安曾经有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但现在他把它给剪了,对此诺亚德感觉到了可惜。
诺亚德喜欢长发雅安的样子,这让他看起来处于男孩和女孩之间,她真的很喜欢。
而现在雅安剪掉了头发,通过举动,突出了男子气概,但有些不长眼的还是会说他这样像个女孩脸。这些说过他的人,下场都不一定好。
诺亚德玩弄着苹果,她不打算吃,再说了苹果现在不能给她饱腹了,她的主要食物应该算是人或者其他生肉。可惜的是她总是那么挑剔嫌弃哪里不好吃。
随便一说在诺亚德的感官中她觉得雅安会很好吃。

2016到2018记录

视线扭曲的16岁少年与他15岁的女友住在一起。
少年从小就能看到各种奇怪生物,随着年纪的越来越大,少年明白了那些生物到底是什么。
他知道自己不对劲 但他却没有说出来,直到他14岁的时候差点杀死他的母亲后,他的家长都知道他出了问题。
少年从此面对的是饭后的药瓶,那些药物总能给他不好的感受,尽管能让他看见正常人的世界。
在停药的前三个月,他遇见了雪瑞,然后慢慢开始恋爱,逃离自己家.
常年处于那种环境,让他的情感慢慢磨没了。

最近网不好就要不错发表情要不错按喜欢
无奈

当两个人慢慢握紧手的时候,内心会突然出现一点羞涩但更多的紧张。
紧张什么,是怕他会嫌弃自己吗?今天自己搭配的很好啊,虽然不如傍边那位可爱,尽管他是男孩子

啵啵啵

程晏总是说自己是钢铁直男,纸片人性癖,只喜欢美少女萌妹子老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对现实中的人的时候,却总是把注意力放到和他一样性别的人身上,并且脑补各种想法。

闲话

在发现自己喜欢的一个笔者关注了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关注了她大小号,因为两个圈子。
然后又得知她和我喜欢的另一个全圈子里的笔者是好友就……
真是不可思议啊

丧感

听到电话铃声的时候,冬青并没有即时反应过来,他昨天陪了程晏几乎一个晚上,精神和身体都那么的疲惫,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

最后是程晏撑着身体,把那不停在响的手机放在冬青耳傍边。他夜里玩的太欢了,身体哪里都觉得不适,喉咙还好但并不想说话。

为了释放,为了逃避,为了沉浸,他疯了几乎一个晚上,冬青也陪着他疯。

两人一起享受着快乐,忘记最近发生的事,人,眼里只影射目前看见的脸庞。

他们就跟好久没见面似的激烈地缠在一起,这是一场放荡的聚会,提出邀请的人是程晏,接受者是冬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