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0.有那么一人

在一个城里某个小居民楼里住了一个阴沉沉的人。

那个人有着让人感觉从来沒梳过头的黑发,发上老是有着头皮屑,就算再怎么洗就会有。久而久之那个人也放弃烦恼头皮屑了。
面部普通,丢在大众里就找不到他人。如果和他近点相处的话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有隐隐约约的黑眼圈和虎牙。这样的话会不会感觉不普通一点呢?
并不是不喜欢好看的衣服,但是因为总是弄脏所以就整天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运动裤了。但看见喜欢的还是会买,并且在家里穿穿看,不轻易的出门。
鞋种类只有三种:运动鞋,凉拖,棉鞋。一到夏天就穿着凉拖走,会因为热而出门买一大袋的冰糕。偶尔会参加祭典什么的。

“你对我感觉如何?是不是让人恶心?”他面无表情似乎有点无所谓口气说道。
〔还能交流。还好。〕就这样的给了回答。
他听到之后嘴角似乎翘起来些,但转眼就消失不见又恢复到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傻瓜……”他轻飘飘的说出这两个字,正当疑惑的时候,突然用手用力揉乱我的发。
〔!!!〕真是因为愣了一下才给了他机会。之后头发也顺利变的乱糟糟起来。不过只要回去梳一下就好了。
他缓慢的伸个懒腰,还打了一个哈切,拍了拍我肩膀:“走了。”
我连忙站起来,刚刚一直在天楼上坐着看夕阳。
〔等等我〕
我随着他一起离开了楼顶,关上门。

我家就住在他隔壁。
我本是花季少年热爱学习的年纪却早早的长期请假。从此过上了几乎不出门的生活。
自己有着一头白发,直顺顺的少年白。为此在街上有点引人注目了点。和他刚好相反。
自己也有着比常人还有白的皮肤,怎么也晒不黑,对此我对这点很烦恼。毕竟我是男的,不黑点怎能行。
家里虽然会寄钱给我,但最近对什么都无趣了,感觉无聊的很了。
喜欢的很多也不少,但没有一样是我最喜欢的吧。
其实……我也是不善言辞的人啊。

因为有了话题才有接触的两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