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渴望

我曾有个特别喜欢的女孩,但是她总没有正眼看过我,就算打招呼她也视而不见。
我的父母很糟糕,于是那些大人们也觉得我糟糕。这不是不公平吗?
和我同龄的人都因为大人的话而疏远哦,就连我以前的朋友也是,说他妈妈不准它在和我玩,因为我是个坏孩子。
哦,真讨厌'那些大人,他们总是来破坏他们认为不好'的东西,不管被破坏'的人怎么想,因为她们已经'被正义感冲昏头脑。

我渴望那个女孩看我一眼,或者小声的向我打声招呼。她那么可爱,就像我以前在商店里看见那些洋娃娃一样的华丽,可爱。
我的兄弟则劝我不要做白日梦。他是个悲观者,家里第三位心理有点不正常的人。
以前的他虽然会说一些“不可能”的话,但是他会大笑,哭,会表现的不高兴。但现在,他脸上没有表情,甚至太过隐忍,而这样的坏处就是一旦爆发,他就会折腾自己或者折腾身边的事物,但结束后他又会心疼那些,感觉懊悔,然后谁也不能进入他所设的墙。
我是他目前唯一的亲人了,对此他也显得很依赖我。
周围的人在他一次不要命的打架里对他产生了恐惧,对此他没有一个朋友,而且他心也经受不住打击。

那个女孩直到她去世都没有看过我一眼,而我却参加了她的葬礼。我的兄弟不喜欢参加所以没来。
这里的居民永远在替换着,我和我的兄弟则永远住在这里,直到我们离开。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