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

一个弱渣子,语死早,口味杂而且重。喜欢感兴趣的动画和手游以及gal。
偶尔写一些不好的文章或者一些画。

脑洞

自己故意的让麻烦找我,明明可以解决掉的那种程度的。
随后麻烦越滚越大,傍人看见我都会悄悄讨论说,看啊,真是可怜的小姑娘啊,什么的。我心里可没有这样想哦。
和熟的友人一起说起自己的事,表面上对此很不在意,心里也的确不在意,因为是我让它自由发展的。友人对此却感觉我很辛苦。
在信箱里看见了熟悉人发来的信,看完后,开始拨打友人的电话。诉说的言语中透露着脆弱,恐慌。但心里是怎样想的呢?
有人看完那封信,激动的抱住我,说,为什么会遇见这种事,真是太悲惨了。激动的快哭了一样。
住院后,有友人看见我醒了,高兴的眼泪都哭出来了,好高兴。
我想要更多人为我哭泣,我渴望这样。她们哭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很开心。

评论